第四十五期
AI 换脸软件一夜刷爆,只需要一张正脸照就可以将视频中的人物替换为自己的脸,照片变成了“照骗”。对此不少人担心 AI 换脸技术会被应用在暗色领域。与此同时,也有人认为这是一次微创新,可以应用到娱乐等多个领域,对此,你怎么看待 AI 换脸这项技术?
81%
19%
第四十四期
对于开发者来说,PC是他们必不可少的生产工具,而一台性能卓越的电脑是能够显著提升开发者的工作效率的。不过,现在市场上的PC分为两种,一种是性能优先的商用PC,一种是可以满足工作、多媒体、娱乐等需求的消费PC,
那么,对于作为开发者的您,在办公时是选择性能优先的商用PC还是选择具有多项能力的消费PC呢?说出你的理由!
77%
23%
第四十三期
如今,上云已经成为企业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特别是对成长中的中小企业来说,云服务所带来的较低的投入成本、简单的配置管理、灵活的可扩展性以及运维上的优势,是中小企业选择云的重要原因。但是,云服务是否能够解决中小企业发展中的所有问题?是不是所有的中小企业的应用都适合上云?云服务器是否能够完全替代以往传统的独立服务器在中小企业中的作用?这些问题,都很值得探讨。
那么,亲爱的CSDN的网友,对于您来说,您觉得独立服务器和云,是否只能是二选一呢?
20%
80%
第四十二期
高考就在眼前,00后学子们决定自己人生走向的重要时刻也快到了。除了高考分数决定的择校志愿外,大家最关注的问题不外乎专业的选择。对2019年入学的大学生来说,哪些专业就业前景好呢?相信身边不少人已聊起这方面的话题,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当程序员吗?
65%
35%
第四十一期
上周我们讨论“开源无国界”是否成为美国政权下的笑话?现在恐怕连全世界都公认要开放交流的学术界也要成为一个笑话了。5 月 29 日,IEEE 内部发给期刊主编的部分邮件内容被曝光,邮件大意表示:“有华为背景的评审人员或编辑作为杂志同行评议的一员”,而这也是美国制裁华为系列事件中,学术界首次被卷入。昨天,已有清华、北大教授宣布退出 IEEE 期刊编委会,不过也有学者表示一直对抗下去,更长远影响,学术共同体或面临分裂,不赞成退会 IEEE 的做法。美国对中国学术交流的封锁可能还将进一步加大,中国学者退出 IEEE 组织,你赞同吗?
81%
19%
第四十期
昨天我们谈芯片和系统,今天“开源”成为国内开发者们关注的焦点。美国对华为采取的一系列限制仍在继续,从谷歌限制华为使用 Android,到Apache,GitHub.com、GitHub Enterprise Server 以及你上传到 Github 任一产品的信息可能受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约束,包括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 曾经我们都以为“开源无国界”,但现在这貌似成为了一个笑话,但却警醒了我们:科技需自强,开源需自立!你认为中国是否需要发展自己的 Github?
95%
5%
第三十九期
5月8日,谷歌在官方博客中宣布 Flutter 不再仅支持移动开发,Web、桌面及嵌入式设备也同样可以支持,成为可支持多平台的轻量级 UI 框架。从 2017 年首次开源,用一套代码就能开发出跨平台(Android 和 ios )移动应用,到现在多平台,其诸多优点得到了开发者们的好评,让不少原生开发者表示瑟瑟发抖。但是,不同于原生开发,Flutter 使用的是 Google 自己开发的 Dart 语言,虽然有 Java 和 JS 开发基础可以帮助快速上手,还是不少人表示:“真的学不动了”!未来,开发人员又将何去何从... ...是继续原生之路?还是入坑 Flutter?
80%
20%
第三十八期
整个互联网飞速发展的这些年,让计算机专业成为很多学生高考、考研、乃至转行的首选。 今年 3 月 28 日,教育部发布了 2018 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其中有 35 所大学新增了专门的人工智能本科专业,学期为四年制。有人说“自己都想回去重考了?”、“现在的学生有福了,一开始就有这么好的机会,羡慕!”也有人并不赞成追风追热的做法,还是要凭着内心选择。而人工智能是不是第一代 00 后高考志愿的第一选择呢?如果身边有人问你:“要不要报 AI ?”你会推荐吗?
35%
65%
第三十七期
2019 年 4 月 22 日下午,网友在 Github 上发现了 B 站后台工程源码,上线不到 6 小时,就有 5000+ Star,Fork 数一路飙升到 6000+,然而这次“被开源”并不是托管在 B 站官方组织域下,其作者 openbilibili 是刚加入 Github 的不明人士。虽然现在项目已被关闭,但是其“病毒式”的传播,很多人都已经获取了源码,对 B 站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威胁无法估量。深思这次意外开源,Fork 或 Clone 源码,乃至二次传播,这些行为是否应该禁止?换位思考,如果是你,或者公司的项目惨遭意外开源,你是否会禁止这类行为?
69%
31%
第三十六期
996.ICU从最初的一纸“抗议书”发展成了“连续剧”,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牵扯进来的关联企业、项目也越来越多——程序员找工作黑名单、995 不加班公司名单……Python 之父 Guido Van Rossum 更是两度发声,想要将中国程序员从这场“反人性”的劳役中解放出来。据业内人士分析,996 工作制隐性存在多年,现在集中爆发或与互联网红利消失有关,“不是对996不满,而是对收益不满”。当这种被动式的“主动”加班成为习惯,程序员又当如何撼动眼下的局势呢?
6%
94%
每页显示 共45条数据 < 1 2 3 4 5 >      到第 GO